一年87​60小时,我都是怎么过的?(下)

原创:郭抒

本系列包括:

一年8760小时,我都是怎么过的?(上)
一年8760小时,我都是怎么过的?(下)(本文)

上集介绍了我为改善自己的拖延症,花了2020年一整年来记录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目的是为了分析我的时间都怎么分配的,希望能从中找出一些造成拖延症的原因。我精心挑选了软件,为事情进行了分类,设定了记录的原则,并且坚持了一年时间,完整记录了我做的所有事情所花的时间。

下面,就来看看整个2020年,共计8760小时,我都是怎么过的。

 吃饭/喝茶/睡觉

整个2020年,我花了3052小时在休息上,这占用了我34.63%的时间。这里的休息,基本上包括了吃饭,睡觉,上厕所,闲逛,发呆等等。即便是上班过程中,如果我暂停工作,去泡杯茶,或是去卫生间的时间,都记在这个类别里。平均下来每天大概8.4个小时不到。如果每天吃喝拉撒的时间是平均2个小时的话,那我的睡眠时间只有6个半小时不到。

我全部的的休息时间,应该还要多一些。因为不少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我也是在“休息”,但被计入“家人”类别去了。即便如此,我的高质休息时间,尤其是睡眠时间明显是严重不足的。

睡眠的作用,有点像做馒头时发面的过程。和面再卖力,面粉用得再好,发酵粉放得再足,如果发面的时间不够,做出来的馒头也是没法吃的。白天学到的知识再多,获得的经验再宝贵,没有深度睡眠时的“整合”和“再思考”,这些东西也难成为肌肉记忆,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在深度睡眠中,不仅记忆会得到巩固,学习和情绪会被调整,体力也会得到恢复,血糖水平和新陈代谢得到平衡,免疫系统被激活。

可惜,这些常识在需要睡觉时总是被我忘掉。更严重的是,有时由于太疲劳,还会不由自主地进行“报复性熬夜”:本来就长时间工作了,亟需睡觉恢复;但却不知怎么地继续工作,或是上网、微信。

一个“过劳”的身体和心理,对于需要使用更大能量来处理的重要事项,自然首先反应是抗拒,或者说——拖延。

看来,要治疗我的拖延症,首先得按时睡觉,并睡足时间。

 工作 

与休息时间缺乏相对应的,是工作时间过长。整个2020年,我花了2838小时在工作上。如果加上工作间隙的短暂休息,再加上为了工作而进行的交通时间,比如在不同工地之间的往返时间,那么这个数字就变成了3500小时以上。这意味着每天工作将近12小时,每周工作6天,全年无休。这几乎相当于两份全职工作的工作时间了。

这么长的工作时间,说明了两个问题。第一是家人给了我太多的支持;第二是工作效率有问题。

我不知道别人,但我自己是绝对无法保证长时间高效率工作的。每天12小时的工作时间意味着一天当中我有相当的低效率工作时间。工作效率低,进一步延长了工作时间,工作时间长,效率更加低下,恶性循环就开始了。

在这种状况下,去面对那些棘手的或是重要的问题时,自然又只能祭出拖延大招。

让我稍感欣慰的是,我的工作内容不单一,不枯燥。有最容易让人投入的纯设计工作,有管理工作,有大量学习培训,有同各种背景的人的大量的沟通工作,也有实战建造工作。我经常在路边的车里用视频同客户或市政府开会,而开会前10分钟,我还在一旁的工地上切割木头,搬运砖头……工作内容的多样性和脑体力的混合切换多少让我缓解了压力,不感觉到疲劳。

整个2020年,我有950小时是花在工地上的。有的时候一天下来,仅在一个工地上就有超过1万步的计数。一年下来,长期伏案工作带来的各种腰酸背痛似乎消失了,我的皮肤变黑了,力气增加了,胃口还可以,再没有失过眠。

 与家人在一起

整个2020年,我有1436小时与家人在一起。这相当于平均每天将近4小时。

我可以发誓,他们绝对没有这种感觉。他们的感觉应该是,我总是不在家,在家也经常在工作。去爸妈那里总是来去匆匆,慢下来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孩子们则总是在等待我去做我答应他们的各种事情……

造成这种感觉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老爸老妈老婆孩子们有5个人,而我只有一个。一平均,时间就少了。二是高质量的相处时间有限,因此印象不深。

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里,我单独带孩子的时间大概占了1/4,平均每天1小时。应该说,在周末,或晚上睡前,我还是花了不少时间陪孩子的。

而单独陪老爸老妈的时间是120小时,相当于每周只有区区2.3个小时。当然,实际与爸妈在一起的时间要远多于每周2个小时,因为大多数时候还有孩子在一起,属于综合的家庭时间。但那种时间与专门的陪伴是不同的。

但还有比这个更少的,单独与老婆聊天或散步的时间,只有63小时。平均每周只有1.2个小时。怪不得最近老婆看我的眼神很陌生。这个问题,不敢往下想了……

我有一个观点:没有生活的设计师不是一个合格的设计师。而生活中最重要的一个部分可能就是家庭生活了。不管有没有拖延症,家庭生活既是我工作的目的,又是促进工作的手段。毫无疑问,我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和家人在一起。

 写作

分析到这里,我颇为失落。上面三项,超过了我所有时间的8成,是我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但每一项都是问题多多。为了让自己振作一点,我尝试找一些“正能量”一点的数据。终于找到一个:整个2020年,我花了96个小时进行纯写作。我用这些时间写了十多篇公众号文章,平均每篇文章纯写作时间要7、8个小时,如果加上之前的构思琢磨和之后的整理上传的话,应该是产量很低的。好在利用这一年时间养成了写作的习惯。这也算是巩固知识、反刍经验的一种良好方式。

 社交

整个2020年,我花在社交上的时间只有35个小时。相当于将近每两周才有1个小时的社交时间。这一方面跟疫情有关,另一方面,即便没有疫情,我的社交应酬本来也极少。

我想这应该是利弊参半吧。我有时候也问自己,我多年如一日几乎没有社交, 公司的客户都是从哪里来的?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同时,我必须鼓励自己多见见朋友,良师益友带来的滋养,不是只靠几通电话或微信就能带来的。

 电视/上网

整个2020年,我花了336个小时在看电视和上网上。这个让人有点难为情的分类里,主要包括了纯粹的上网闲逛和翻阅微信等低质量时间花费。平均每天将近1小时。这些时间大都是碎片化的,由于工作时间长,很多时候累了,就开始随手翻微信,或者看各种看过即忘的影视剧。有时候,我会在Youtube上找某一种视频,比如说世界各地的歌手或声乐教师观看腾格尔《天堂》表演的“反应视频”,我看了可能不下80段。

由于业余时间相当有限,这竟然变成我的主要娱乐方式之一了(另外一个娱乐方式是在买建材时顺便逛工具店)。主要原因手机实在太方便了。很显然,我花在这上面的时间过长了。这种“休息”也并不能让人真正得到休息。如果把这些时间拿来多陪陪爸妈,多看两本书,或是锻炼一下身体,那该多好?!

虽然我对自己能否做到完全砍掉上网和电视持保留态度,我还是应该努力减少它。各位看官有什么好办法,也希望不吝赐教。

 交通

整个2020年,我花了420个小时在交通上。在车上做得最多的事情是听书,听新闻,以及打电话。考虑到用车时间那么长,用车要求那么高,我是不是应该再勤一点洗车?

 运动

整个2020年,我仅仅花了46个小时在运动上。确切地说,在3月份疫情严重后,我就完全停止了规律的运动,并且在疫情缓解后也没有恢复。我之所以没怎么生病,甚至超重的体重开始下降,这完全得益于大量的工地劳动。

 家居建设

整个2020年,我花了209个小时在修理/改造住家,还有制作各种家居用品上。相当于每周4小时。实际的时间还要更多些,比如有时要带孩子,也顺便同时修理东西。后面这种情况一般是计入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里的。这从某种程度上抵消了我做家务时间太少带来愧疚。我做家务和进行家庭采购的时间,只有每周约2.5小时。当然,带孩子时也会做不少家务,包括做饭。但总体说来还是比较少。

 问题在哪里?

时间花费统计完后,我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问题太多,多到连我那令人困扰的拖延症都显得没那么严重的地步。而且几乎每一方面都有问题。我感觉自己活脱脱就一个问题中年。

当然,单是从效果上看,这一年也是有成果的。至少从统计数据上,我完成了2份全职的工作量;在疫情的影响下,我仍然带领小伙伴们完成了数十个项目的设计工作;我们的公司没有破产,活了下来;公司最近甚至新增了一位设计师;我同时亲自和工人师傅们一起建造了一套由我们自己设计的高端住宅。我在家里完成了住家的阶段性改造,我给父母制作了种菜的花台,完成了孩子们的攀爬墙项目。我养成了一个新的习惯:定期写作,深入分析工作和生活中的经验。

但是,我面临的问题也是致命的:我的睡眠时间严重缺乏,休息质量不够高;工作时间过长,导致大量的工作是在低效率时段进行的;我似乎花了不少时间和家人在一起,但是他们的印象是我太忙,我们在一起时的质量并不高;我的娱乐活动无聊得让人难以启齿;我缺乏主动的锻炼和良性的社交。总之,所做的很多事情,都在以较低的回报率大量损耗我的精力,加重我的拖延症。

 根本原因

这些问题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我想了又想,得出一个让我惊讶,却在预料之中的结论:

是因为很多事情拖延得还不够!

这个结论说出来,我想已经不需要我多作解释了。

拖延症是因为事情太多。确切地说,是可做可不做的事情太多,做了也白做的事情太多,还有就是误以为重要的事情太多。

这些事情做多了,人的精力也就耗费得差不多了。真正重要的事情,就再也没有精力,或可能性去做了。

这难道不是最浅显易懂的道理吗?一天24小时,一年8760小时。再怎么算,都没法增加时长。唯有事情本身,却是可以减少的。一件事情,在反复推敲后,如果还是值得做的,那这才是重要的事情。很多事情,也许不仅可以拖延缓办,如有可能,最好能拖延一辈子,也就是完全不去做。

怪不得佛说:“放下,即是拥有。”

这样看来,要治疗我的拖延症,我只需要选出不重要的事情,然后祭出拖延大法。我总结出了自己的拖延口号:

能不做的事情绝对不做;

能明天做的事今天绝对不做;

能委托别人做的事自己绝对不做

(全文完)

本系列上篇:一年8760小时,我都是怎么过的?(上)
你可能感兴趣:2020年郭抒建筑文章精选


这里是郭抒建筑设计事务所 SGA Design 的唯一服务号。为事务所客户提供深度个性化服务。为关注者提供澳洲建筑设计、建造和开发中的心得和经验。也会不定期发布一些关于生活的思考和趣事。    


Copyright: 郭抒 

Powered by SGA Design www.sgadesign.com.au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