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adesign

June 9, 2021

西方精英家庭如何养成孩子的世界观?(下):从墨尔本到伦敦

原创:郭抒 【本系列包括】 西方精英家庭如何养成孩子的世界观(上):读了8年的大学本科 西方精英家庭如何养成孩子的世界观?(下):从墨尔本到伦敦(本文) 在上篇中,我们介绍了一个家庭环境优越的女孩,用大量时间进行社会实践和旅游,花了8年才读完大学本科的故事。 再次说明一下,这上下篇中故事的主角都是澳洲本地白人,用他们来代表“西方”,马马虎虎说得过去。至于说“精英家庭”,可能有很多不同定义。在本文中,简单指对孩子教育非常重视,有见地,而且又有一定经济能力的家庭吧。 下面开始第二个故事。  故事  2  从墨尔本到伦敦  十多年前我刚到澳洲时,每天早上驱车40分钟去上班。我经常一边开车一边听广播。这个时段正好播放澳州广播电台的一档早间谈话节目。主要是对当前新闻和热点进行的分析和采访。主持人叫做费恩(Jon Faine)。 费恩早年做过律师。他的知识面非常广,逻辑清晰,言辞犀利,对于每天谈论的事件总是有详尽的准备。他对于采访对象,尤其是政府官员,总是问题尖锐,不留情面。听他的节目非常过瘾。我很快就被他圈粉了。 记得有一次,费恩采访时任外交部长的毕晓普。直播准时开始了,但是外交部长迟到了6分钟。我当时正在开车,只听收音机中传出费恩的声音: “部长女士,你迟到了。” 毕晓普赶紧解释,但语气中还是有一丝优越感,她说, “我要从Springvale赶过来,你也知道现在这个时段特别堵车…… 还没说完,费恩说: “你迟到了。” 毕晓普有点下不来台,开始像个迟到的小学生一样解释道: “我已经预留了很长的时间提早出门。想不到1号高速开起来就像蜗牛一样。后来才发现有个地方出了个事故……警察封了3个车道……” 费恩不为所动: “你迟到了。我和xx,xx(其他两个嘉宾)还有我的听众都在等你。” 外交部长终于意识到没法蒙混过关,说, “我迟到了。我很抱歉。” 费恩这才进入正式访谈。 作为电台的当红主持人,费恩二十多年间几乎不间断地主持这个早间新闻谈话节目,访谈各种新闻人物,接听听众的电话……他的节目几乎成了每天必然会发生的事情。只要按时打开收音机,喇叭里就会传出他厚重的嗓音和尖锐的问题。 我以为这种安排会永远持续下去,直到有一天,费恩在节目中宣布,他要休假半年。 […]
June 9, 2021

从一路“象”北想到的

原创:郭抒 这两天全世界都在关注云南的一队野象群,由于某种原因,它们离开在西双版纳的栖息地,一路向北,目前已经快到昆明了。互联网上因此有了一个新词:一路“象”北。 在昆明长到18岁后,我曾一路“象”北,北漂到北京去念大学和工作。每当遇到新朋友,我总是会一本正经地开一个云南人的典型玩笑:“我们在云南都是骑大象去上大学的。” 对方将信将疑,但往往是“信”多过“疑”,投来一脸的羡慕。 他们想不到,除了版纳、普洱和临沧的部分小伙伴外,大多数云南人一辈子也见不到动物园之外的野生大象。他们想不到,90年代的昆明,在变速车、山地车、高保真音响等各种大众娱乐上,一直在国内属于“第一梯队”。他们也想不到,当时的云南航空公司,已经拥有20多架波音737,767,并且号称提供国内最美味的航空美食…… 哪怕是在同一个国家,使用同一种语言,人们仍然可以轻松相信另一个地方的人在“骑大象上学”。 出国之后,这种现象就更普遍了。人们的认知和事实之间的差异往往让你瞠目结舌。中国人对外国的想象,外国人对中国的认知,用脚趾头都能推测出来有多可笑,多惊人。甚至是在不同年代出国移民的不同人群,同样是中国人,他们对中国的认知差距,也不亚于前两者的差距…… 尤其是进入互联网时代后,信息的获取毫不费力。与此同时,信息的推送也比任何时代都更加有目的性、更加无时不在、无孔不入。稍稍把“事实”扭曲一点,剥离一点,让观点以“事实”的形式呈现在受众面前,而且通过大数据、个性化算法来进行精准投送,让“见过世面”和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们轻松地去指鹿为马,去相信另外一个地方的人在“骑大象上学”。这些事情,天天都在发生,而且越来越严重。 这不禁让我担忧,我的孩子将来会不会成为一个“瞎子”,一个什么都知道,同时又什么都不知道的“瞎子”? 为孩子提供开眼看世界的机会,培养他们分辨事实的能力和独立思考的精神,其重要性恐怕要排在知识学习和技能培养之前。 对于孩子怎样认知社会,认知这个世界,这里汇总了两篇之前写过的文章。 (点击阅读) 西方精英家庭如何养成孩子的世界观(上):读了8年的大学本科 (点击阅读) 西方精英家庭如何养成孩子的世界观?(下):从墨尔本到伦敦 请不要被“精英”两字分散你的注意力。是否是“精英家庭”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重视孩子教育的西方家庭,他们是怎么做的。 上篇《读了8年的大学本科》侧重介绍一个家庭如何让孩子去认知社会。 下篇《从墨尔本到伦敦》侧重介绍一个家庭如何让孩子去开眼看世界。 (点击阅读) 五天四夜走长城 在旅行中进行思辨,不失为进行独立思考的一种方式。 (点击阅读) 为什么要让孩子学中文 最后,要培养独立思考的精神,最好要让孩子熟悉至少两种以上的语言。这样,孩子就能从不同的语言渠道获取信息来源,使用不同的文化思维来对信息进行辨析。 国内的孩子从小就学英文,海外的孩子学习中文却有相当的难度。但不管有多难,这恐怕是最值得我们重视的一件事情。 (全文完) […]
June 9, 2021

在澳洲当老爸需要几只枪

原创:郭抒 作为两个孩子的老爸,我不停接到各种“工程订单”。 大的如孩子们的睡床,健身房里的攀爬墙,小的如三个轱辘的小车,或是路边死去小鸟的棺材。可以说是五花八门,不一而足。 作为一个建筑设计师,我同时也喜欢在工地“搬砖”。经常同工人师傅一起甩开膀子干。有时候一干就是8、9个小时。从浇灌水泥到安装橱柜,什么活里都有乐趣。 澳洲享有国际知名度的建筑设计公司DCM,其合伙人龚耕老师笑称我为“持枪设计师”。这里的“枪”是指钉枪。龚老师是澳洲华人设计师的楷模和前辈,他早年就有大量的工地实战经验。正是他的这种经历激励了我放下纸笔,花更多的精力去进行建造实战。 每次和师傅们从早到晚“厮混”;每次搬起200斤的窗户,推入预定位置;每次蹲在一个角落,冥思苦想饰板怎样收口……在第二天,当我坐到电脑前,当我再次拿起绘图笔时,我都感觉跟上次有了一点点的不同。 在各种工程项目和家居建设中,我渐渐培养出对制作各种家具和设备的兴趣。而家庭责任,工作需要和兴趣爱好这三者的交集,就体现在我那一车库的工具中了。 今天就来盘点一下我最常用的18支“枪”。顺便也证明一下这“持枪设计师”的称号并非浪得的虚名。 当然,除了钉枪外,有些只是长得像枪,有些则是因为名字带个枪字。统统放进来,纯粹是凑数,就为图个好玩,不用当真。 先来个全家福。 【Framing Nailer 】框架钉枪  这是做结构框架用的钉枪,可以射出直径2.8-3.3毫米,长50-90毫米的钉子。我选择了一个用电池的。缺点是重,不是一般的重。但优点是不用配高压气罐,随用随打。对于我这种偶尔用用的相当合适。 【Finishing nailer】 细木工钉枪 这个是框架钉枪的小兄弟,用于固定踢脚线、各种板材箱体等等。使用的钉子要细得多,直径只有1.6毫米。我同样选用了一个用电池的。主要是带到哪里都可以用。缺点还是偏重了。 【Drill / Driver】 电钻 / 电动起子 电钻和电动起子可能是最常用的一组工具。之所以配了两套,是因为这样就不用在大小钻头或不同的起子套头之间来回切换,省时、方便。 这套迷你电动起子是朋友赠送的。我长草了2、3年,一直舍不得买。这位朋友知道后就把自己的送我。它在各种犄角旮旯小空间上螺丝时是最顺手的工具。虽然扭力不大,但是极其灵活小巧。带孩子一起干活时,由于它极其轻便,小孩们都抢着用。 […]
June 9, 2021

一年87​60小时,我都是怎么过的?(下)

原创:郭抒 本系列包括: 一年8760小时,我都是怎么过的?(上) 一年8760小时,我都是怎么过的?(下)(本文) 上集介绍了我为改善自己的拖延症,花了2020年一整年来记录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目的是为了分析我的时间都怎么分配的,希望能从中找出一些造成拖延症的原因。我精心挑选了软件,为事情进行了分类,设定了记录的原则,并且坚持了一年时间,完整记录了我做的所有事情所花的时间。 下面,就来看看整个2020年,共计8760小时,我都是怎么过的。  吃饭/喝茶/睡觉 整个2020年,我花了3052小时在休息上,这占用了我34.63%的时间。这里的休息,基本上包括了吃饭,睡觉,上厕所,闲逛,发呆等等。即便是上班过程中,如果我暂停工作,去泡杯茶,或是去卫生间的时间,都记在这个类别里。平均下来每天大概8.4个小时不到。如果每天吃喝拉撒的时间是平均2个小时的话,那我的睡眠时间只有6个半小时不到。 我全部的的休息时间,应该还要多一些。因为不少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我也是在“休息”,但被计入“家人”类别去了。即便如此,我的高质休息时间,尤其是睡眠时间明显是严重不足的。 睡眠的作用,有点像做馒头时发面的过程。和面再卖力,面粉用得再好,发酵粉放得再足,如果发面的时间不够,做出来的馒头也是没法吃的。白天学到的知识再多,获得的经验再宝贵,没有深度睡眠时的“整合”和“再思考”,这些东西也难成为肌肉记忆,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在深度睡眠中,不仅记忆会得到巩固,学习和情绪会被调整,体力也会得到恢复,血糖水平和新陈代谢得到平衡,免疫系统被激活。 可惜,这些常识在需要睡觉时总是被我忘掉。更严重的是,有时由于太疲劳,还会不由自主地进行“报复性熬夜”:本来就长时间工作了,亟需睡觉恢复;但却不知怎么地继续工作,或是上网、微信。 一个“过劳”的身体和心理,对于需要使用更大能量来处理的重要事项,自然首先反应是抗拒,或者说——拖延。 看来,要治疗我的拖延症,首先得按时睡觉,并睡足时间。  工作  与休息时间缺乏相对应的,是工作时间过长。整个2020年,我花了2838小时在工作上。如果加上工作间隙的短暂休息,再加上为了工作而进行的交通时间,比如在不同工地之间的往返时间,那么这个数字就变成了3500小时以上。这意味着每天工作将近12小时,每周工作6天,全年无休。这几乎相当于两份全职工作的工作时间了。 这么长的工作时间,说明了两个问题。第一是家人给了我太多的支持;第二是工作效率有问题。 我不知道别人,但我自己是绝对无法保证长时间高效率工作的。每天12小时的工作时间意味着一天当中我有相当的低效率工作时间。工作效率低,进一步延长了工作时间,工作时间长,效率更加低下,恶性循环就开始了。 在这种状况下,去面对那些棘手的或是重要的问题时,自然又只能祭出拖延大招。 让我稍感欣慰的是,我的工作内容不单一,不枯燥。有最容易让人投入的纯设计工作,有管理工作,有大量学习培训,有同各种背景的人的大量的沟通工作,也有实战建造工作。我经常在路边的车里用视频同客户或市政府开会,而开会前10分钟,我还在一旁的工地上切割木头,搬运砖头……工作内容的多样性和脑体力的混合切换多少让我缓解了压力,不感觉到疲劳。 整个2020年,我有950小时是花在工地上的。有的时候一天下来,仅在一个工地上就有超过1万步的计数。一年下来,长期伏案工作带来的各种腰酸背痛似乎消失了,我的皮肤变黑了,力气增加了,胃口还可以,再没有失过眠。  与家人在一起 整个2020年,我有1436小时与家人在一起。这相当于平均每天将近4小时。 我可以发誓,他们绝对没有这种感觉。他们的感觉应该是,我总是不在家,在家也经常在工作。去爸妈那里总是来去匆匆,慢下来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孩子们则总是在等待我去做我答应他们的各种事情…… 造成这种感觉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老爸老妈老婆孩子们有5个人,而我只有一个。一平均,时间就少了。二是高质量的相处时间有限,因此印象不深。 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里,我单独带孩子的时间大概占了1/4,平均每天1小时。应该说,在周末,或晚上睡前,我还是花了不少时间陪孩子的。 而单独陪老爸老妈的时间是120小时,相当于每周只有区区2.3个小时。当然,实际与爸妈在一起的时间要远多于每周2个小时,因为大多数时候还有孩子在一起,属于综合的家庭时间。但那种时间与专门的陪伴是不同的。 […]
June 9, 2021

一年8760小时,我都是怎么过的?(上)

原创:郭抒 作为一个拖延症患者,我已经不再纠结了。 这句话信息量好像有点大,还是分开细说吧。  我有拖延症 首先,我是一个拖延症患者。为了说明病症的严重性,有必要先介绍一下背景: 我的职业是建筑设计师。建筑设计在建造工程中通常是牵头专业。除了设计和制图工作外,其他如结构、暖通、园林、环评、给排水、消防等各种专业都需要我们来协调;报审过程中的市政府、监察员、水电交通公司等各种权威机构需要我们来协调;还有最重要的客户,开发商,建造商需要协调。 我的事务所是一个8人的小团队,我每年要带领小伙伴们处理几十个大小不一的项目,每个项目或多或少都要处理上述各种内外关系。因此说工作上千头万绪并不夸张。 与此同时,我碰巧还是一个热爱泡工地的设计师。工作中有大量时间是在工地上度过的。经常早上7点就在工地上,轮着榔头与师傅们一起开始干活。而设计、沟通、管理等工作,则往往放到了下午和晚上。 在生活中,与每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一样,家庭、住房、孩子教育、老人,各种事情一样都少不了。 因此我每天要处理很多事情。的确,我每天也完成了相当多的事情——多到了什么程度?多到了让周围的人,甚至家人都不知道:我其实有严重的拖延症。 他们不知道,我实际完成的工作,只是计划清单上的一小部分;他们不知道,有些极重要的事情,不到最后一刻,我甚至不愿意去想一下;他们也许知道,好多重要的事情,我甚至还没有开始做。但他们不知道,这些没有开始的重要事情,竟然有那么多…… 这个问题让我很纠结了很长时间。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其实很多人都是这样的:一样是每天处理很多事情,但其实完成的内容只是计划中的一小部分。一样的对效率低下心急如焚,却不采取任何措施。 看来拖延症在这个焦虑的时代是个比较大众化的通病。那些完全没有拖延症的人,要么成了凤毛菱角的神人;要么,把自己逼死了。 考虑到我变成神人的几率无限趋近于零,而我把自己逼死的愿望也基本等于零。我还是安心接受拖延症,把它看成一个——姑且叫“终身疾病”吧。 于是,患有拖延症的我不再那么纠结了。  试验 尽管不再纠结了,对拖延症也不能完全听之任之,让它肆意发展。多少还是得尽力改善一下。因此,我用2020年一整年的时间,做了一个试验。 我详细记录了我在这一年中所做的每一件事所花费的时间。是的,每一件事,从与客户开会到吃饭睡觉,甚至发愣瞎想,通通记下来。 我希望我能通过对时间的全面记录,从中发现一些问题,从时间分配上首先去寻找一些造成拖延症的原因,然后再看看有没有办法改善。  软件 我使用一个手机软件来进行记录。手机和我几乎形影不离,用手机来记录最合适。经过一番尝试,我找了一个足够简单、快速和稳定的软件。 本文的目的不是做软件推荐。如果有感兴趣的朋友,可上网搜一下柳比歇夫时间统计法。如果一个软件基本是按照这个原理设计的,那么你就可以测试一下其功能界面你是否喜欢、用着是否顺手。注意前面提到的“简单”、“快速”和“稳定”,如果这几方面都能做到,那么这个软件不会太差,用就是了。注意这时你找到的很可能是付费软件。这点钱是值得花的。  类别设定 然后,我就开始为所有事情设定类别。 我在工作中早已建立起一套计时系统,这套系统可以让我实时看到我自己,或任何一个小伙伴在某个项目中所花费的时间,并且做各种统计分析。 但是与工作计时系统不一样的是,这个实验所需要记录的,并不是一个个事件本身,而是这个事件所属的类别。我把我一天到晚要做的事情一共分了39个类别。比如:“休息/喝茶/吃饭”,这统一算一类;又如“电视/上网”归为一类,这里的上网,不是以工作或学习为目的的,而是单纯浏览一下新闻,翻翻微信这一类;有一些类别,如“老大”,是指我单独同大儿子一起待的时间。 […]
June 9, 2021

《隐秘的角落》——剧组中的油漆工

原创:郭抒 在表现建筑时,我们经常使用黑白摄影。这当然不只是因为黑白摄影显得高端,而是去除了颜色的“干扰”后,建筑形体更容被表现出来,视觉冲击力强。 但是在实际生活中,色彩是无处不在的。如果某种艺术形式要还原一个“真实”的世界,那么就要慎重用好颜色。颜色用好了,可能会产生到意想不到的奇效。 我们以今年的高质量电视剧《隐秘的角落》为例,来看看电影的美工是怎样用色彩来为剧情服务的。之所以说电影美工,是因为这部剧集的制作绝对是电影级水准。顺便说一下,文中有极为少量的剧透,请谨慎阅读。 闲话少说,先来看一组“背景色”:  黄  色  这个场景是主角朱朝阳和父亲游泳,父子俩从隔阂到距离拉近,其乐融融。背景是明快的黄/蓝组合,象征他们心情舒畅。连前景的两瓶饮料都是黄色。整个画面轻松、协调。 这个场景中,救欣欣的钱有望能收到,孩子们的心情稍稍放下,他们充满希望,又有些忐忑。注意到没有,中间普普穿的是黄色/褐色的格子衫,背后的旧船锈迹斑斑(褐红色),楼梯还被美工特意刷成了黄色。整个画面色彩恰到好处地表现了那种对未来的忐忑的希望。 什么,这是过度解读?非也非也。证据在这里: 这是片尾剧组人员清单,看到吗,足足4位油漆工。在美术指导下,他们为一个个精心设计的画面加上了观众可能永远注意不到的色彩。 让我们来继续欣赏油漆工们的杰作。  绿  色 朝阳妈妈和朝阳把家里重新油成绿色,象征母子二人摆脱离婚阴影后希望得到新生的生活。当然这个绿色调子很暗。这个不奇怪,剧中母子二人都有各自的压抑。 他们家地面使用黑、白、棕三色构成。这些“破碎”的色块——也许象征他们破碎的关系——和墙上的绿色实在是谈不上协调,但是多多少少反映了朝阳妈妈矛盾的心理。离异的憋屈、对幸福的渴望、以及对孩子愧疚带来的过度控制,各种情绪都杂糅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  红  色 但是当朝阳妈妈出现在和同事约会的场景时,背景又都变成了象征欲望的红色: 红色的窗帘,红色的地板,红色的家具。 哪怕是在工作单位,和约会对象独处的房间,也是红色背景。 约会前照镜子,背景墙是红色的,衣服也是红色的。 约会对象来到朝阳妈妈的值班室。墙上的红色显得很刻意,别扭。别扭得就像他们的这段感情。 朝阳妈妈认为,自己的恋情会对朝阳造成影响。因此把此事对包括朝阳在内的所有人保密。她这种对自我的压抑,使得这浓重红色进入她家后,变成了地面的那些淡红的碎块。  蓝  色 当开始描绘杀人犯张东生时,不管在他家里,还在职场少年宫,用的是都是蓝色。 蓝色窗帘,蓝色餐桌,蓝色椅子,连厨房的灯光也是蓝色的。 注意所有学生的衣服不是黑、白就是蓝,整个画面的“蓝调”就是这样出来的。 这个蓝调调,在这里表现的是一种压抑和忧郁。这个片子的一个成功之处,是表现出了可恨之人的可怜之处。 […]
June 9, 2021

设计师眼中的理想住宅是什么样的?

原创:郭抒  问题    1  说到理想住宅,当然首先要问是谁的住宅。一千个人有一千种“理想住宅”。但是,不管理想住宅长什么样,它们应该有一些共同的价值。让我们通过解答一些常见问题,来试着寻找这些共同的价值。 理想住宅应该是围绕居住者的个人化定制,还是优秀设计师的最佳风格体现? 我和业主第一次见面时,业主往往上来就问,“设计师,您最擅长的风格是什么?”这个问题虽然包含着对设计师的尊重,但这个逻辑在把设计师固化的同时,也把业主自己的需求简单化了。好像某类人就是“适合”某些风格似的。 事实上,一千个人应该配一千种风格。而一个合格的设计师,应该能够针对业主这个人来创造或找到一种风格,或风格的组合。 自然,最为极端的情况除外。比如建筑大师高迪,这个西班牙建筑史上最前卫,最疯狂的建筑师,巴塞罗那甚至以他的名字而别称“高迪之城”。高迪设计的条件是不让业主改设计的一根线,建造方式也必须按照他说的算。 据说他设计一栋住宅,客户的女儿问他: “高迪先生,您设计的房子真漂亮。可是我的钢琴搬不进去,怎么办?” 高迪回答她说: “那你改学小提琴就行了。” 去除掉极端的情况,通常说来,设计师不应该专注、不应该擅长,或者更准确地说,不应该被特定的风格、技术或做法所限制。优秀的设计师应该能针对业主创造出属于业主本人的东西。 当然,不同于衣服首饰,住宅毕竟不是纯粹的个人私有的东西,设计师还需要考虑业主的家庭成员、住房将来的潜在买家,以及预算、法规等很多其他因素。但不管有多少限制,完全针对个人进行定制,这个根本的出发点,应该永远是排在第一位的。  问题    2  个人定制的实质是什么?  有一次我为一个西人客户设计自住房。她和她的哥哥经营一家建筑总包公司二十多年,专门承建高端住宅,在墨尔本东南区小有名气。她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但现在为自己建自住房,反而不确定想要什么了。也许是她见过太多的风格、太多的设计,等到要落实自己的梦想住宅时,反而不知所措了。我们开了三、四次设计准备会,却毫无进展。 正当我们一筹莫展时,两本书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当时我正在阅读法国哲学家巴什拉的《诗意的空间》,其中的一句话很有意思:“新居中充满了一个人的过往。” 一个人的生活经历,包括他居住过的住房,游览过的自然环境,会使得他对新住宅的选择产生很大的影响。这也是室内设计心理学家伊斯立的研究成果。她深度访问了三位有名的建筑师,探究如何从人们的经历中来探索最合适的住宅设计方案。并写成了一本设计心理学著作《Some Place Like Home》。 对于努力告别过往的苦难,在每一个方面都争取更好,更大,更高级的中国人来说,回忆过往往往仅仅意味着忆苦思甜,中国人也许更愿意“向前看”,而不是回顾过去。但是人是个奇妙的动物。不管经历怎样,在每个人的记忆深处,总有一副最美妙的图画,这幅图画由这个人所经历过的每一天和到过的每一处所在而慢慢构建出来。那副图画里包含了这个人对其理想住宅的最佳描绘。这幅画的背后,正是这个人对理想住宅的定义。 开始设计前,设计师要做的正是找到这幅图画。 有了理论武器,实际工作就有方向了。我们聊起了她的爱好,然后聊起了她的童年。我问她,如果回想童年,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关于“家”的画面是什么?业主说,父母都是英国移民,她很小的时候跟随父母从英国来到澳洲定居。刚来的时候在墨尔本的切尔西区。他们的房子就在海边,房门前有一个长长的门廊,门廊建到了沙滩上,前面就是大海。她印象最深的一个画面,就是在海边玩累了之后,她和哥哥姐姐们坐在门廊上,手脚穿过柱子,头枕在横梁上,呆呆看着大海。往往一呆就是一下午。 我脑补了一下这个场景,切尔西位于飞利浦湾东岸,他们的门廊朝向大海,应该是坐东朝西的。也就是说如果坐在门廊上,整个下午都能晒到太阳,还可以欣赏海上的日落。 面朝大海,身后是住家,最坚固、温暖的地方,而落日则给这个画面渡上了一层金色。还有什么比这个更美,更让人感到愉悦和安全的?这就是她人生记忆宝藏中关于家的那副最美的画面,为什么不用它来做新房的蓝图呢? […]
June 9, 2021

如何跟老外吵架

吵架作为一种极端的沟通方式,在中国人来说一般是不太研究和提倡的。但对于西方人而言,这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他们在给老板的电话上吵,在邻居的围墙边吵,在给同事的邮件中吵,他们在会议室里吵,在法庭上吵,在议会中吵。他们的合同,他们的约定,直至他们的国家宪法,一切的一切,都是吵出来的。 当然,这里说的吵架,不是斗嘴,不是谩骂,而是激烈地谈判和争论,目的是维权和夺利。 这就是他们的生活方式。 作为一个多少有点社交恐惧症的人,我自然宁愿心平气和地谈论问题,在有争执时放弃一点利益,以和为贵。我想,这也是大多数中国人的处事方式。但是在同西方人打交道时,我发现这根本行不通。你越退让,对方越觉得你软弱,而他有道理。 “得理不饶人”在西方人的头脑里似乎是天经地义的。 要命的是,我生活在澳洲,我不能只同中国人打交道。久而久之,我发现不吵架根本没法工作。盘点一下,我需要同30多个地方政府,80多个专业咨询公司,200多个供应商打交道。从政府官员到规划律师,从建筑监察员到水管工,我需要跟各种背景,和我各种业务关系的人进行沟通。虽然99%的沟通都是相对正常的,但剩下的1%,只能靠吵架来完成。 有一次,我为一个中国客户设计一所幼儿园,当时建筑监察员花了很长的时间也无法发放开工证。不是设计有问题,而是因为他们实在太忙了,一直拖着完成不了发证前的最后手续。幼儿园的工期涉及到当地许多家庭的安排,如果不能及时开工,很多孩子都会流失到别的幼儿园,一天都耽搁不得。 怎么办? 我给监察公司的老板去了一封措辞非常严厉的信。信中说我对他们的工作效率极其地失望,业主对其处境感到绝望和愤怒。我列出了他们发证前需要做的工作,并要求他们必须在24小时内发证。否则就启动程序更换监察员。 信件发出时抄送了业主。这位来自国内的业主当时就慌了。他连夜给我发了5条微信,怕我没看又在深夜打电话给我。他说你怎么能跟人家这么说话?一点面子不给,把这帮孙子惹毛了他更是拖着不发证了。换人又不是说换就换。到时候还得求着人家。这可怎么办? 我说不要担心,明天等消息吧。 第二天早上9点10分,对方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详细解释了为什么时间有所拖延。虽然没有道歉,但保证会尽快推进。第三天,业主拿到了开工证。业主不理解,为什么好好说话一直拖着,拉下脸来却奏效了? 有时候,即便不需要真正进行这1%的吵架,也要让对方知道你有进行这1%操作的能力。 不久前,一个钢架厂的财务经理打电话给我,说我的客户拖欠了他们的最后一期发票。我试图解释钢架厂还有些工作没完成,另外有一点东西做错了。但他根本不听解释,我一开口他就不停地重复发票拖欠了多久,他们催了几次,不付款有什么后果。我尝试了几次,他都不让我说完。于是,我说: “如果你只想表达你的意思,那么我们可以挂电话了,因为我已经听清楚你的意思了。但是如果你想和我沟通的话,那么请让我把话讲完。” 他一下子就安静下来,老实听我讲了…… 可见,同老外吵架,需要对他们的思维方式有一定的了解,然后再遵循一些方式技巧,就有可能取得不错的效果。 下面,我就来总结一下我有限的“吵架经验”。  1    不要有情绪  情绪这个东西,除了进行艺术创作外,可以说是有百害无一利。越是激烈的争执,越是要保持头脑的清醒和情绪的平稳。唯有如此,才能专注在争执的内容上。  2    不要大而化之  中国人擅长联系地看问题。然后在即便是弱联系的事情或人物之间来搞平衡。但是搞平衡的标准却是——没有标准。 “我虽然钱付晚了点,但你两年前那个瓷砖铺得也不咋地。扯平了啊!” 这是不少国人的操作方式。但是西方人的做法是: 付钱晚了,看合同,按照晚付款罚金标准赔付;瓷砖没铺好,但是和本项目无关,另外解决。 如果按照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思维模式来一起吵架,那无异于鸡同鸭“吵”,不会有任何结果。 […]
June 9, 2021

澳洲建筑英语趣谈

原创:郭抒 不管你英语有多好,如果是初次去澳洲工地,常常会发现不知对方在讲什么。这不是因为澳洲口音不好辨认,也不是因为建筑工人说了太多的俚语,主要还是专用词汇量的问题。 你会发现对方的用词非常耳熟,但就是不太好确定准确的意思。更要命的是,你费劲把这些词记下来,然后去查词典,竟然也往往查不到。于是好学的你不厌其烦地去Google搜索,结果发现这些词大量地出现在论坛讨论、施工指南、甚至不少规范文件中。但是这些词就是不在权威词典中出现。 本文的目的,就是用我有限的了解汇总一些建筑业的奇葩英语词汇。希望大家能把你们的发现反馈给我,我们一起把这个汇总丰富起来。 首先我们来“体验”一下澳式建筑英语。看看你能否准确知道其中的意思:You’re gonna hate this. It’ll cost you 3 grand to change the lining of this linen, and my chippy won’t be availab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