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adesign

January 20, 2020

梵高是怎样炼成的?(上)

原创:郭抒 我站在一幅画的面前。周围有无数来看画展的人。在某一瞬间他们似乎都消失了,整个世界只剩下我和这幅画。 画的是河岸边再平常不过的一片草地,几棵小树歪歪斜斜地随意长着。透过树枝能看到一点干净的河面,还有不远处的一座拱桥,桥上似乎有个人影。遍地的野花和黄中带绿的树叶告诉你这是一个清爽的春日。 当然这些都是经过观察后看到的。第一眼看到这幅画时,在分辨出任何一样上面的东西之前,我看到的是无尽的绿与黄,中间隐约夹杂着一点粉红和蓝紫色。那绿与黄在画面里变化了几百种浓淡与强弱,形成了这柔和、舒适而又通透的春色。 第一眼看到的是无尽的春色 这轻松柔美的春色却偏偏是用厚重有力的笔触来表现的。那笔触大胆随性,张扬自在。但它们好像同时又被某种神秘力量统一起来、驱动起来了。每道笔触都和周围的笔触有着某种联系,并且形成了一股股新的力量。 这背后的神秘力量似乎就是风。无处不在的风,它让整个画面都舞动起来——每一片树叶,每一根小草,每一片花瓣——当然,粗糙的笔触让你根本分辨不出花瓣。但你就是知道:它们都在舞动! 风中摇曳的树枝 这舞动虽谈不上狂乱,却似乎永不停歇。风似乎要把树叶和花瓣带走,树枝和花枝却顽固地地把它们拉回来。当这简单的机械运动重复了千百次之后,当这单一的运动成为整个画面世界的共同动作之后,当树枝和草地改变了风的方向和力度,进而改变了它们自己下一轮的运动轨迹之后,一个真实而迷乱的世界呈现出来。 整个画面都在旋转!那有力的笔触,循着某种规律,好像不停地延伸开来,从画中辐射到了我的周围,把我笼罩起来,把我整个人拉了进去。我进入到了画中的世界。 那笔触的方向,似乎就是风的轨迹 在这个我从未去过,却又似曾相识的场景里,我依稀有了一丝孩童时期才有过的简单的愉快与满足。但很快我就被那种无孔不入的迷乱包裹起来,有点透不过气来。终于,透过舞动的树枝,我霍然看到那矗立不动的桥,还有那桥上少妇的剪影。眼前的河岸越是迷乱,远处的桥越是岿然不动。我感觉我的心似乎被敲了一下。埋藏在记忆深处的某种情感被唤醒了。但那种情感是那样的模糊和遥不可及,让人产生一种莫名的酸楚。 在外人看来这就是典型的无病呻吟吧?但此时的我明白,我被这幅画打动了。 写下上面这段文字时,距离我站在这画前,已经过去了2年半的时间。但当时观画带来的震撼却没有一点削减。2年半前,墨尔本国立美术馆组织了一次梵高的画展,从世界各地多个美术馆租借了一批梵高的画作,举行了这次名为《梵高与四季》的画展。我一共去看了3次。其中有一次是带着全家一起去的。当时排了很长的队,为了保证能看上,还临时买了美术馆的家庭年票,以便能以VIP身份跳过排队。 看完画展,我陆陆续续找来了梵高的传记、书信集、电影等资料,一一阅读、观看。看完之后,我不禁想试着回顾一下,梵高是怎样炼成的?  梵高 《春日河畔》 又名《春天的塞纳河畔和克利希桥》 (本文完,请关注《梵高是怎样炼成的?(下)》) 这里是郭抒建筑设计事务所 SGA Design的唯一服务号。为事务所客户提供深度个性化服务。为关注者提供澳洲建筑设计、建造和开发中的心得和经验。也会不定期发布一些关于生活的思考和趣事。 本文版权归郭抒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进行转载。 Powered by: SGA Design […]
January 20, 2020

澳洲房屋设计(之二)——在有限的面积里创造无限的空间感

原创:郭抒 最近我们设计的又一批高端住宅陆续开始建造。说起高端住宅,俗称豪宅,被问到的第一个问题往往是: 面积有多大? 这个问题背后的逻辑是:面积够大,才能算“豪”。这个理解自然是片面的。因为室内面积不等于空间感。重要的事情重复一遍:  室内面积 不等于 空间感  这很好理解: 同样是10平米的房间,给你带来的却不一定是10平米的空间感。  如果这个房间没有窗户,那么就是10平米的空间感;  如果有个落地窗,窗外有个10平米的花园,那就你的空间感就增加了一倍,变成了20平米;  如果另一面墙上还有个高窗,能看到邻居的树梢和远处的蓝天白云,那么空间感就增加好多倍。  更为神奇的是,人的大脑会对看不到的地方进行“脑补”:把看得到的蓝天白云和树梢“延伸”到看不到的地方去。好像墙外不是邻居,没有栅栏,就是公园一样。这时你的空间感几乎扩充到了无尽远,无穷大。  曾经参观过Mornington 半岛的一处豪宅,从窗户一眼望去,是略有起伏的绿草丘陵,间歇有一排排错落而又疏密有致的杨树,再远则是碧蓝的大海。目力所及的地方,除了大海,都是这户人家的。当然,绝大多数房子是不可能“豪华”到这个程度的,因此我们只能利用人脑的特点,用有限的面积来实现无限的空间感。 拥有大空间感,算是豪宅的基本要求之一吧。周一开工的这座房子,建筑面积有700多平米,已经不小了。但为了进一步增加空间感,专门做了一个超大天井。这样一来,门厅、餐厅、多功能室、书房、起居室、便餐区甚至重油烟厨房等都有不同程度的借景,不管你在室内的哪里,都有360度的室外景观。  用有限的室内面积来实现无限的空间感——我们到底能不能做到?一年后答案揭晓 这里是郭抒建筑设计事务所 SGA Design的唯一服务号。为事务所客户提供深度个性化服务。为关注者提供澳洲建筑设计、建造和开发中的心得和经验。也会不定期发布一些关于生活的思考和趣事。 本文版权归郭抒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进行转载。 Powered by: SGA Design 郭抒建筑设计事务所 http://www.sgadesign.com.au
January 20, 2020

澳洲房屋设计(之一)——为背阴的房间引入阳光

原创:郭抒 奇怪得很,澳洲的房子似乎不太重视朝向。不管是50年前造的郊区别墅,还是刚刚开发的海边豪宅,可以发现太多的例子:主要的生活空间不是朝北,即不是朝阳的。(注意,南半球的阳面在北边,与国内刚好相反。) 这是神马情况? 房屋朝阳是住宅设计的基本要求啊!这太不科学了!经过多年分析,终于找到几条能说服自己的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为了降低建造成本。墨尔本大部分地形高下起伏,大多数普通住宅都是长方型的。这时最节省挖掘成本的选择就是沿着等高线来安排这个长方形——粗略理解就是沿着地势而建。而地势可能向任何方向倾斜,那建出的房子自然也就什么奇葩朝向都有了。 第二个原因是某个方向有重要景观,房子自然朝着这个方向建了。比如市中心东南沿线的从St Kilda到Mornington半岛的几十公里的海岸线,这是墨尔本最贵的房子所在地。特别是临海一线的房子,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所有房子都朝西。因为大海在西边。价格上千万的是一堆西晒房,是不是很有意思? 第三个原因似乎和生活习惯有关。源于欧洲的澳洲本地人,生活中一是过度使用空调,减弱了对好朝向的需求;二是又特别热爱户外生活,花大量时间在户外,对室内的阳光似乎不像中国人那么珍惜了。 最后一个原因是很多独立住宅有多个生活空间,除了主要的起居室,还有会客厅,游戏室,休闲室,书房等等。某个生活空间是很可能朝阳的,这也减少了主生活空间朝阳的压力。 在我看来,除了第一条成本原因外,其他一条理由都站不住脚,都是可以克服的。即便成本方面,也是有很多办法来控制的。 一个洒满阳光的住宅,才能被称为“家”! 这里分享一个简单的办法,来把背阴的房间,变成朝阳的生活空间。 这是我们几年前做的一个住宅。看的是房屋的前脸。面对前脸,右手边有湿地,大海等景观,房屋自然要朝右边开窗,特别是二楼的主卧室,书房等房间。但右手面向的却是背阴的南面。 解决方案就是把屋顶向阳面抬高,开高窗。这样阳光就能从高窗处照进来了。当然,高窗上面要经过计算加一定深度的屋檐,这样既能遮住夏天高角度的阳光,又不会阻挡冬天低角度的阳光。 问题解决了,面向阴面的落地窗解决景观问题;面向阳面的高窗解决阳光问题。就这么简单。 重要的事情再说一遍 一个洒满阳光的住宅,才能被称为“家”! 这里是郭抒建筑设计事务所 SGA Design的唯一服务号。为事务所客户提供深度个性化服务。为关注者提供澳洲建筑设计、建造和开发中的心得和经验。也会不定期发布一些关于生活的思考和趣事。 本文版权归郭抒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进行转载。 Powered by: SGA Design 郭抒建筑设计事务所 […]
January 20, 2020

澳洲规划报审的秘密(之三)——如何提高VCAT的胜算(下)

原创:郭抒 在上篇中,我们讲述了市政厅的规划部门和VCAT运行的基本模式,以及我们的第一个策略:防患于未然。在本篇中,我们将继续讨论两个硬核策略,然后进行总结。 策略二:主动出击  随着项目规模的扩大,报审的复杂性会增加。除了在上篇中提到的可量化和不可量化的规划纲要之外,还出现了第三类审批依据:城市环境变数。 为了避免用术语来解释术语。我们这样来理解一下: 假设你在进行一个中小型公寓的开发,那么除了上篇中描述的那些控制性和限制性的规划纲要之外,审批单位还会重度考察你所处的地段的具体情况。 在很多时候,你的周边情况形成的小环境对你的项目的影响,很可能会大于明确列出的种种规划要求;与此同时,很多规划要求由强制执行的硬性规定,变成了建议性的要求。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在能建造公寓的地段,往往是在市中心CBD,或者在郊区大型购物中心的周边,其邻居情况已经跟普通住宅区有了很大的变化,而且很可能每块地都有自己独特的周边情况。这种独特性我们姑且称为城市环境变数。其周边情况,可能包括新旧不一的商铺、办公楼、诊所、邮局、公寓、绿地等各种不同类型的建筑,而这些建筑可能有不同的密度,绿化,服务不同的人群,拥有不同的历史价值。 在这种多样化的区域,想要像居民区一样来统一规划是不现实的。理所当然地,这些具体变数,或者说具体情况,应该成为规划审批的重点考察对象。这种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规划思路,是澳洲规划理念的一个重要部分。 避免了一刀切自然是好事,但是情况更复杂了,报审难度自然就更大了。因为怎样认识和解读周边情况,一百个人可能有一百个说法。这就是为什么在同一条街上,只相隔几个门牌号,基本的规划纲要也是一样的,但有的项目能获批10层,有的只能8层。 当出现这种情况时,有很大的可能性,市政厅不会顺利批准报审方案,而必须要在VCAT层面解决问题。因此一个常用的策略是及早主动进入VCAT流程。反正市政厅不会批准,那么就尽早申请VCAT仲裁流程,节省宝贵的开发时间吧。 具体方法往往是利用市政厅不能在法定时限内回复,来主动提出VCAT仲裁要求。市政厅在每个回合都有最长60天的回复期要求。如果逾期不予回复,报审者就有权申请VCAT仲裁。 这种策略的好处是缩短了时间,极端情况下在开始规划报审2个月之后(第一个回合),市政厅还没有回复,那时就有权申请VCAT,开始VCAT流程了。 那是不是所有有经验的人都经常使用这个策略呢? 当然不是。很多情况下,可以采取,而且最好采取下面的第三个策略。 策略三:尽全力缩小论辩范围  注意:这是一个十分有用的高级策略。请用十二分的注意力来阅读下面的文字。 为了理解这个策略。我们有必要了解一下VCAT的运作原理,开始VCAT流程后,会发生什么。 开始VCAT流程后,仲裁双方都要提交自己的主张。通俗讲,就是开发商向VCAT提交图纸和文字,说明我想要建造什么;市政厅向VCAT提交报告,说明我同意方案的哪些部分,不同意哪些部分。然后,双方就针对这些主张来进行陈述,给出专家意见,VCAT则针对这些主张来提出仲裁决定。 而提出这些主张的时间和内容,会由于不同的申请理由而有不同的差别,进而产生不同的结果。正是这一点,形成了本策略的基础。 我们用一个真实的例子来说明。 这个项目地上有一套百年老宅,不能拆除,必须保留。我们在此基础上,在老宅后面和侧面的空地上设计了9套3层的联排别墅,再加上一个公用的地下停车场。这样形成了一个有10套住宅的迷你小区。 市政厅在报审中后期回复的速度非常缓慢,开发商资金压力山大。 市政厅之所以迟迟不给结论,是因为他们内部在老宅的保护上比较纠结。在开始设计前,我们已经详细咨询过市政厅,了解了他们想要如何保护这栋老宅。之后的设计也是按照市政厅的书面要求来进行的。 但是到了报审后期,市政厅内部的遗产保护单位似乎改变了看法,提出了更多的要求。这些要求使得我们必须去掉最靠街面的一套联排别墅。否则市政厅就会拒绝我们的申请。我们提出抗议,当初市政厅对此已经有书面的要求,而且我们也照做了呀。对此,市政厅迟迟没有给出一个解释。报审似乎进入一个无解的状态。 此时,我们有两个策略选择: […]
January 20, 2020

澳洲规划报审的秘密(之二)——如何提高VCAT的胜算(上)

原创:郭抒 在规划报审中,上VCAT是最让人头痛的一个环节。 上VCAT就是通俗说的“打官司”。当市政厅否决了你的规划报审时,你可以去VCAT上诉,要求仲裁。这基本上是唯一的一个挽回报审失败的机会。 VCAT的中文全称是维州民事及行政仲裁庭。各州都有类似机构,比如新州的叫做CTTT(消费者、行业及租赁仲裁庭)等等。各州仲裁庭的名称不同,但管辖范围及运作原理大体一致。因此本文仅以维州的VCAT为例进行讲述。 预警:由于本文需要一定的相关知识基础,且探讨的是一些中高级的策略。没有VCAT经历的朋友读起来可能会有点烧脑。 好了,我们假设你已经熟悉下面的基本概念: 市政厅必须执行VCAT的仲裁令。如果你在VCAT赢了,那么市政厅必须放弃之前的否决决定,改为同意你的规划申请。 上VCAT的双方和仲裁内容是多种多样的:主要有这几种情况: 第一种,当市政厅否决你的申请时,你针对这个否决决定提起仲裁要求; 第二种,当市政厅同意你的申请,但有附加条款,而你又不满意附加条款时,你针对附加条款提起仲裁要求; 第三种,当市政厅同意你的申请,但有第三方(通常是你的邻居)不满意时,他们针对政府的同意决定提起仲裁要求。 每一种情况都有很多策略可以讨论。本文仅讨论最为麻烦的第一种情况下,如何提高胜算。 策略一:防患于未然 从VCAT的名称上可以看出,这个仲裁庭管辖的范围是很宽的,绝不仅仅只是规划报审方面的案子。而且全州就只有一个VCAT。再加上现在市政厅,尤其是老区的市政厅在审批上总体倾向于保守,无形中增加了VCAT的案子数量。因此VCAT整个过程时间相当漫长。仅排队等待就很容易超过半年。之后的3个标准流程,加上听证会之后做决定的时间,很容易同样超过半年。这额外的至少一年时间,对于借贷开发带来利息压力自然是非常巨大的。再加上去VCAT的各种费用,使得整体成本相当可观。 因此作为2~5套的小型开发而言,最佳策略自然是避免上VCAT。这听起来像是废话,要做到却不容易。进一步的,既要避免上VCAT,又要保证较好的投资回报率,这就难上加难了。 我们把保证较好的投资回报率,在这里简单地用实现物业的大面积来代替。一般说来,报审难度和房屋面积是成正比的。面积越大,审批越难。面积达到一定的程度,市政厅就可能会否决,就需要上VCAT。而由于一个设计中有太多的因素决定了市政厅的决定,因此好多项目的面积还未达到市政厅能接受的极限,就被否决,而不得不上VCAT了。 因此目前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到这个市政厅的极限,在不上VCAT前提下,实现批文面积的最大化。 不幸的是,所谓的市政厅能接受的面积极限是不会明确在规划政策中给出的,而且往往是随着项目的变化和审批人员的异同而变化的。 为什么呢? 市政厅的审核依据是规划纲要。如果要给规划纲要分一个类,那么可以分为“可量化的”和“不可量化的”两种。 “可量化的”相对容易达标,比如占地面积,红线退让,绿化率等等。 “不可量化的”就是难点了。比如有一条市政厅最看重的“尊重街区风貌”的要求。什么叫“尊重”?什么叫“不尊重”?又比如,“尽量减轻对邻居的视觉冲击”。什么叫“减轻”,多轻算“轻”?这些要求没有任何量化标准来判断。这些东西会随着地块所处地段的周边街区情况变化而变化,会随着审批人员对政策的理解深度和把握尺度不同而变化。这正是市政厅能接受的极限不确定的根本原因。这时设计师的设计,以及对设计的说明(Presentation),还有同市政厅审核官员的互动沟通,就很重要了。 举个例子: 下图这块地在Glen Waverley,属莫那什市政厅管辖。地块只有760m2。常规来说最多只能设计开发2套4卧室的住宅。但由于种种原因,业主必须要开发3套。怎样满足业主要求,又避免上VCAT呢?经过仔细研究,我们发现这块地虽然面积不大,但是临街窄,后院宽,而且后院朝阳。这样的地形如果巧妙利用的话,超过常规是有可能的。于是我们在临街安排了一套3房+1书房的双层住宅(U1),在后面安排了一对连体双层住宅。一为3房+1书房(U3),一为2房+1书房(U2)。这样竟然3套住宅都相对舒服地安排到了这块不大的地块上。而且还做到了每一套所有的客厅和大多数卧室都是朝阳的。 在可量化的指标上,这个设计满足所有的规划要求,市政厅或邻居应该挑不出任何硬伤。因此工作的重点就是在“不可量化”的指标上了。 […]
January 20, 2020

澳洲规划报审的秘密(之一)——如何提高速度

原创:郭抒 每当被告知规划报审的时间需要8至10个月,最好要做好1年的准备时,新手开发商们会露出惊讶的神色,有开发经验的则往往会问是不是还要更长的时间保险一点。 的确,澳洲的房产开发中,规划报审耗时极长。如何提高规划报审的速度,是大家都关心的一个问题。 为了探讨这个问题,我们来讲一个故事。 先介绍一下出场人物和一个基本概念: 2个人物  规划部门 准确的说是市政府下的规划部门,有时候人们会把市政府(City Council)和规划部门(Town Planning Department)混用。通常情况下指的都是规划部门。 水务公司 规划部门好比一个前台窗口,它在审批过程中,需要其他部门来配合。如市政府内部的交通部门,园林部门;或外部的其他单位,如公路局、水务公司等等。 1个概念  Easement Easement就是地役权。说实话地役权这个翻译有点不知所云。用一个不太严谨的表述,Easement就是在你土地范围内,通常是后院围栏旁边,有公共管道埋在地下。埋管道这个区域的地是你的,你可以在上面种花种草,或是搭建一些临时建筑,但是不能搭建永久建筑。因为市政府,或是水务公司拥有这一小块地的地役权,他们可能在将来的某个时候要来这里升级管道或者干点别的什么。所以你的房子必须建造在这个区域之外。关于地役权,其实有很多有趣的东西,我们将来再专文讲述。目前有这个理解就足够了。为了叙述方便,我们把Easement简单粗暴地称为“不可建房区“。 下面故事开始了。 假设你有一块地,后面有一个不可建房区。深色部分就是不可建房区。 好了,为了最大化开发收益,我们往往要最大化房屋面积。OK,那避开“不可建房区”不就行了:贴着这条虚线建。 这样做可以吗?理论上没毛病。但实际上这往往成为一个地雷:将来也许会造成时间上的大量延误,产生重大的开发损失。 这是怎么发生的呢?我们来看规划部门的运作方式。规划部门收到你的申请后,一看后面有个“不可建房区”,于是就把申请抄送一份给水务公司。请他们对此提出会审意见。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规划部门然后就开始看它自己关注的那些问题,如占地面积,阴影投射,隐私保护,街区风貌,等等等等。至于水务公司有什么意见,规划部门的态度基本是:“我已经问过了啊,他们回不回答我控制不了。” 再来看水务公司这边。水务公司一天可能要收到几十份会审要求,可能几个月都回复不了你的这份。(别忘了这里是澳洲)。 好了,几个月内,你一直在忙着满足规划部门的各种要求,调整图纸,补充材料,进行公示……。忙了大半年,规划部门终于同意发放批文了。真是一切顺利!规划部门盖章前,一看水务公司的会审意见还没有收到。这时候它会去水务公司催吗?绝对不会的。它没有这个义务。但是程序上它是不会出错的。因此大笔一挥,在给你的批文上加上一条限制条款:“关于不可建房区必须满足相关权威机构的相关要求。” 好家伙,说得滴水不漏。连水务公司的名称都不用提。看来“相关部门”的用法是世界通行啊!至此,一个结实的地雷埋设完毕。 […]
December 20, 2019

为什么要让孩子学中文

原创:郭抒 移民海外十多年,我的两个小孩都是在国外出生、成长的。怎样让这两个小家伙学好中文,是我天天头疼的事情。 在同身边的父母交流时,我发现大家不仅头痛教学方法问题,对于更本源的一个问题也是有各种各样想法的。这个更本源的问题就是:究竟要不要学中文,需要学到哪个程度? 下面随便列举一下家长们的各种想法: 中国人嘛,自然要学好中文的。 英语还是世界通行语言,中文会点就行了。 世界500强的CEO还有世界政要的孩子,太多在学中文,有的还水平很高。他们知道21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中文是基础啊。 中国文化?糟粕太多。为什么要给孩子增加一道负担? 中文是该学,但是没有环境啊,没法要求太高了。         …… 哈哈,是不是什么想法都有?我也不嫌多,索性给这长长的清单上再增加一条: 如果想让你的孩子成熟、睿智、懂得享受生命、尊重自然、进退有据,那么让孩子学中文吧,而且最好是终生学习 + 全家一起学习。也许有无数条道路和方法能让孩子成为一个既成熟又可爱,既老练又随性,既独立又合群的人。其中通过中国文化的熏陶这种方式,也许是效用最好的一种。 学习中文的功利性作用,大家都有自己的判断,我不多说。今天单讲中文,乃至其承载的中国文化,对孩子,尤其是海外出生的孩子在气质、性情和心灵上的影响。这个论题可能太大了。讲故事吧。 人心人性 我的老大9岁,老二4岁。两人都特别喜欢西游记。每次一上车就要求播放凯叔西游记。西游记原著里,六耳猕猴被如来佛说破,被孙悟空一棒打死。凯叔版的西游记则采用了明朝末年董说的二心说,大意是这两个一模一样的孙悟空,一个代表了唐僧的心魔,一个代表了唐僧的真心。二心合一之后(谁也没打死谁,而是金光一现,合体了),孙悟空基本就没有犯什么错了。至于前两年网上流传的孙悟空被六耳猕猴暗中置换的网文,则多半是阴谋论思想下的演绎。看完一笑就过,没什么好细思极恐的。唐僧的几个徒弟其实是他人性一面的代表。意志坚定如唐僧这样的人,仍然在漫漫取经路上有心猿(孙悟空)意马(小白龙),有贪嗔痴(猪八戒)和只干不动脑筋(沙和尚)。这是对人性的多么准确的还原?西游记这样的作品,可以从8岁读到80岁。不学中文,哪里办得到?不了解中国文化,又哪里能窥得其中真味之一二? 生活情趣 中国人不仅仅对人心人性这样的终极问题有长达几千年的探究,更对衣食住行有无微不至的研究和重视。为什么呢,因为中国文化可能是最人本主义的一种文化。而不管巨哲鸿儒或村妇白丁,每天都离不开衣食住行。真正的中国人,最懂得在现有的条件下最大限度地享受生活。 拿娱乐来举例,按照林语堂的归纳,一个传统的中国人可以有这些消遣活动:嚼蟹,啜茗,尝醇泉,哼京调,放风筝,踢毽子,斗鸡,斗草,斗促织,搓麻将,猜谜语,浇花,种蔬菜,接果枝,下棋,养鸟,煨人参,沐浴,午睡,玩嬉小孩,饱餐,猜拳,变戏法,看戏,打锣鼓,吹笛,讲狐狸精,练书法,咀嚼鸭肾肝,捏胡桃,放鹰,喂鸽子,拈香,游庙,爬山,看赛船,斗牛,服春药,抽鸦片,街头闲荡,聚观飞机,评论政治,读佛经,练深呼吸,习静坐,相面,嗑西瓜子,赌月饼,赛灯,焚香,吃馄饨,射文虎,装盆景,送寿礼,磕头作揖,生儿子,睡觉。 是不是很好玩? 让孩子了解中国文化,当然不仅只是把它们从ipad前拉回到现实生活中;更重要的,是给他们一种情调,一种对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都能去观察、去享受的心境和能力。我们宁可一花8万一年的学费,因为某私校会组织孩子们去山上过没有网络的生活,我们宁可开车40公里,把孩子送去某些重视农间劳作或手工制作的专门学校,却不愿让孩子多学习一些中国文化吗?对最本质的生活的关注,没有谁比中国文化做得更全面,更细致。 中庸之道 […]
July 20, 2018

A.C.B.A event

Australia Chinese Association 2017 Spring Jazz Chill-out Night As one of the key members of A.C.B.A (Australian Chinese Building Association), Shu Guo(Director of SGA Design) attended […]
September 13, 2017

墨尔本的迷你小屋

编译:郭抒建筑设计事务所 (编辑:Jayden 翻译:Sally) 最近,一种墨尔本的迷你小屋引起了主流媒体的关注。这种小屋在短期租房网站有极高的需求量。 小屋的设计理念来源于一个叫做Joep Pennartz的孩子的经历。一个下雨的周末,Joep和朋友在一个除了床和厕所什么也没有的小木屋里待了两天,但他们却觉得自己像度过了一个两周的假期那样惬意。2016年,设计团队为这个项目发起了众筹。很多住得较为偏远的农民,与外界交流不多,而且收入微薄。在他们的农场里放置一个小屋,不仅能为外出度假的人们提供近距离接触澳洲的机会,也能让这些农民有了额外的收入来源。第一个小屋的大小为7.35 x 2.30米,内设一个锅炉、开放式厨房、太阳能灯及配件,一张大床、储藏间、无臭堆肥型生态厕所和热水淋浴。制作团队在车间里将它制造出来,然后放到奥特威(Otways)的一个农场试运营了三个月。结果经营状况很好,最后一个月的入住率达到了80%。通过试运营期间消费者的反馈,设计团队对床和餐厅的位置以及它的外观等进行了改良。                           新一代的小屋将会是木制结构的,并且会陆续加入更多环保的材料和元素,以期更完美地与农场环境相融合。 目前,国内有不少投资人购买墨尔本的农场,酒庄,以及高尔夫球场。郭抒认为,这种预制的迷你小屋不失成为这些物业的有益补充。结合Airbnb这类租房平台,就可以以很低的成本将这些物业升级为可以提供住宿的生意。   需要注意的是,这些小屋的报审有两个难点。第一是规划上的限制。市政厅对于小屋的数量、规模、对环境的影响等有严格的限制。第二是施工许可上,如果小屋不是澳洲本地生产的,那么需要进行结构、消防、逃生、环保等一系列的认证。   延伸阅读http://www.architectureanddesign.com.au/news/architect-designed-tiny-house-hot-property-on-airhttp://architectureau.com/articles/architect-designed-tiny-house-helping-farmers/#img=12 […]